级别: 五级会员
UID: 1019002
精华: 0
发帖: 1556
威望: 1000 点
金钱: 6620 RMB
贡献值: 51 点
注册时间: 2019-05-12
最后登录: 2020-07-11
0楼  发表于: 2020-06-29 22:12

婚前回忆系列: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炮友

婚前回忆系列: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炮友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一晃就到了2017年,工作的过程中渐渐接触了床说中的“大宝剑”,本来只是去洗洗脚的,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,慢慢地也就沦陷了。因为管制比较严格,无非就是指压,但每个月去放松放松也是一件趣事。开始去总是涂个新鲜,每次挑的号码都不一样。选过一轮之后,固定了5号,不仅因为身材、相貌,更是因为她特别会照顾人,在我尽情释放之后也会陪在我身边听我说着单位里无聊的事情。她会赠送我会所不提供的服务——blowjob,我会抓着她的酥胸尽情地发泄。可惜,本文的女主角却不是她,而是另外一个,号码我都遗忘了但还记得她的名字——R。
        一次从会所出来,朋友跟我说今天服务的那女的刚来,很年轻,长的很漂亮,而且很有料。我问了号码,接下来几次就去蹲她。果然很抢手啊,前两次她都在上钟,第三次终于等到了本尊。我还记得我坐在床上,她敲敲门,然后说着一口略带方言的普通话。个头很娇小,但是幽暗的灯光也盖不住她脸上的稚嫩。替我服务的时候,她没有5号放得开,有些拘谨,我安慰着她,把手伸进了她的职业套装里,果然,很大。店里是不能发生什么的,因为这可能会连累整个会所的命运。但是很顺利的,我加到了她的微信。
        她们每个月有两天假。一次放假她正迷茫去哪里玩的时候,我提议去重庆。她发来身份证号,我买好了11月17日的动车票。1998年12月29日出生,果真还是个小屁孩,但丝毫不妨碍我在解放碑扬子岛酒店订了一张大床房,并揣了一盒套套。微信那头的她告诉我,她要挑几条好看的内裤。我们心照不宣,知道成年人的世界会发生什么。
        到达第一站,长江索道。人山人海,队伍都排到了门口的马路上。我挽着我、抱着我,像极了一个乖巧可爱的小女友。在她摸到我上衣口袋里的套套时,我不好意思地笑了,她嗲嗲的评价了我两个字,坏人。晚上到了酒店,我们分别洗了澡躺在床上。她说累了,要我按按,我欣然接受了这份差事。只是按着按着,位置就不对了。她眼神开始迷离,“我想要!”。从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嘴里说出这话,我不禁感叹如今的这个社会。因为她工作的性质,我从一开始就戴了套套,感受到她下面的湿润,没有多余的前戏,龙枪一挺,插了进去,接着就是她沙哑的叫床声。后入的时候,我悄悄拍了照片,告诉我朋友我正在骑他上次点的技师。第一次结束了,看着身边的她,似乎欲求不满。我用眼神示意她用嘴,她说好久没口过了,可能不太会。果然漂亮的女人都是骗子,在她娴熟的技术下,她把棒子在最短时间内变得最粗最长最硬,然后又享受到了自己打造的兵器带来的体验。凌晨一两点,当我们结束战斗时,她的电话响了,原来是一位追求者向她表白。我躺在一旁,觉得可笑,女神刚刚在我胯下臣服,可惜电话打迟了,不然还能让你听听直播。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我们去了朝天门、李子坝、磁器口,买了些小物品给她做纪念。但是回到酒店之后,我们只有一件活动——做爱。晚上弄得太晚,第二天都是中午才醒。陈伯变成了武伯,也不耽误该做的事情。只是在我们正在享受的时候,保洁大妈敲门打扫卫生,我们停了下来,没出声。哪知道大妈用通用房卡开了门,所幸被链条锁挡住了。这次让我受了不少惊吓,没什么性趣,悻悻然完成了接下来的任务。过了一会儿,她的手又不老实了,像是在给我免费上钟,我看着这个小尤物,真是恨自己人到中年。我打开窗帘,把她抱到落地窗前,和“陆家嘴事件”不一样的是,她是面朝我,把花心正对我,此时真是感受到了高楼的辽阔。可能3天时间内射了不少,体力不支,这次运动在一个更换体位后再也没能放进去,老了,不争气了,不再是那个曾经面对初恋可以一晚上七次的男孩了。
        11月19日,07车的19D和19F座,我们回程,我们回程,结束了这次荒诞的重庆之旅。后来,小妮子想来我家住,被我婉拒。再后来,她离开了会所,去了郑州,不知道在做什么,应该过的还挺滋润吧。就此别过了,这个真正意义上的炮友。